济南高新区启动教师编制改革,老师放弃“铁饭碗”捧起“金饭碗”

师享互联官方

2017-11-14 10:19

[导读]  酝酿半年之久,济南高新区终于出手了。9月1日开学前的一周,济南高新区的34所学校纷纷召开全体教师大会,宣布《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岗位聘任管理办法(试行)》等3个文件,其中,大家热议已久的“全员岗位聘任”详细方案发放到每个教师的手中。3天考虑期里,全校教师自愿申请比例达到80%及以上,学校便可申报进入岗位聘任管理体系。
酝酿半年之久,济南高新区终于出手了。

9月1日开学前的一周,济南高新区的34所学校纷纷召开全体教师大会,宣布《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岗位聘任管理办法(试行)》等3个文件,其中,大家热议已久的“全员岗位聘任”详细方案发放到每个教师的手中。3天考虑期里,全校教师自愿申请比例达到80%及以上,学校便可申报进入岗位聘任管理体系。

这是一场久违的甘霖。上午开会,下午就有老师要求签字。一时间,一股签字热潮快速在各学校蔓延。不到3天,全区34所学校中,有33所学校递交了申请,1700多名教师自愿放弃“身份”,纳入济南高新区基础教育集团进行“岗位”管理。

至此,济南高新区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——

一对教师“夫妻档”的共同选择

张玉辉是位有着27年教龄的“老教师”,他的妻子耿艳菊也有25年教龄,他们是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的一对普通的“夫妻档”,“如果改革,我们一家两个教师,风险系数要增加一倍。”

虽然怕改革,但张玉辉也盼改革。

“教师这个职业太苦了,很多工作都是隐性的,而且还要摸着自己的良心对待孩子。整体待遇不高,收入与付出之间难成正比,有时也发牢骚觉得不值。”张玉辉说,他们夫妻俩私下讨论时,更多的是谈“教育理想”。

8月27日,文件发到了张玉辉和耿艳菊的手里。两人第一时间通了电话,决定——签!

“这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让老师优绩优酬、多劳多得。而且无论是工资还是绩效,都是看岗位、看工作量、看完成质量,不和职称挂钩。”张玉辉告诉记者,以前总担心没有了编制,就相当于把“铁饭碗”丢了,而现在来看,他们是捧上了“金饭碗”。粗算了一下,如果在考核中夫妻俩所在的学校能达到优秀级别,一家一年能多收入好几万元,“干劲能不足吗?”

放弃编制集团管理不合格者将被解聘

高新教育集团根据进入岗位聘任管理体系的人员,打破身份界限,实行企业化管理,原有身份由相关部门封存入档。实行档案工资与实际薪酬相分离、干部人事档案管理与合同聘任管理相分离的“双轨运行”管理。

在操作过程中,由高新教育集团与聘任人员签订聘任合同,期满后合同自然解除,根据考核结果重新履行聘任程序。考核合格的,续聘;不合格的,解聘。

“KPI”考核 优秀不优秀看分数

根据考核管理办法,学校按学年度考核,教职工按月、学期和学年度进行考核。其中,学校的学年度“KPI”考核分值和每一个教职工息息相关。

70分以下为不合格,70-80分为基本合格,80100分为合格,100分及以上为优秀。学校考核为优秀的,校长为优秀,教职工优秀比例原则上不超过20%。学校考核合格的,校长为合格,教职工优秀比例不超过15%;学校基本合格及不合格的,教职工优秀比例不超过5%。

“KPI考核是个发展性评价指标,共有11项内容,其中有关键性指标、特色指标、其他指标、加分指标和否决指标,每一项还分支出一级和二级具体化的指标,让考核更具有操作性。”济南高新区社会事业局组织人事负责人姜汉明告诉记者,在关键指标中包含了学生满意度这一项,这就突出了学生在学校办学中的地位。“学生不喜欢学校也是不行的。而且考核由第三方来完成,学校左右不了考核分值,完全公平公正,一碗水端平。”

另外,考核是一年一考核,今年优秀,并不代表明年就优秀,有升有降。

以岗定薪 多劳多得优质优酬 上不封顶

“工资和绩效的比例,今年是6:4,未来三至五年达到5:5,让能力的作用更突显。”方奎明说,绩效奖励和教师的职称没有一点关系,完全看工作量和工作质量,破解了长期以来教师职称评审的困扰,也解决了干多干少一个样、干好干孬一个样的痼疾。

对于基本工资的管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实行积分制晋升。“聘任教师学年考核区级优秀每次记2分,校级优秀每次记1.5分,合格记1分。然后再根据不同岗位基本工资晋升积分的要求,达到相应的积分便可晋升1个薪级。”姜汉明说。在学校,除了校长和教职工外,还有管理中层这个中流砥柱。为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,在绩效薪酬管理办法中,对他们也有考虑。“7%的绩效,用于中层团队奖励,这里面不包括校长。而且只有取得学校学年考合格以上才有。”

因为学校考核的优秀和合格没有比例限制,上不封顶。只要你足够好,全是优秀也可以,这就打破了学校发展的‘天花板’。

一项教育领域的“小岗村试验”

体制就像一座围城,围城外的人想进来,而围城里的人正在走出去。今年9月10日是第33个教师节,1700多名教师从围城里走出来了,从获得感来看,岗位聘任改革是济南高新区送给他们最昂贵的“节日礼物”,因为改革让他们看到了“未来和希望”。就像张玉辉说的,体制活了,积极性就有了,砸了“铁饭碗”,靠自己的能力捧上“金饭碗”。

济南高新区的这项改革,不仅是中国“独一份”,更堪比教育领域的“小岗村试验”。

改出活力,改出动力,改出激情,必须为济南高新区“敢为人先”的担当和魄力点赞。33所学校中,人人有指标,个个有压力,“等活来”变成了“抢活干”,工作主动性强了,效率也提高了,对于济南高新区成为济南未来教育新高地的奋斗目标,33个校长信念满满。

1700多名教师,签下名字,立下契约,济南高新区敲开了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大门,正处于一次对自身命运的主动探求与迈进中;同时,也为身处体制围城内的中国教师探索着改革发展的方向。

0
0